两个问题教你看透投资

来源:42章经 作者:曲凯 2017-04-24 09:43
最近我一直在想,我的这些思考方式是否能总结成一套方法论呢?是否能通过文字等形式分享给其他人呢?

  写过很多分析公司、分析行业的文章,很多人问我是怎么写出来的。最近我一直在想,我的这些思考方式是否能总结成一套方法论呢?是否能通过文字等形式分享给其他人呢?

 

  这篇文章就是一个尝试。

 

  从商业角度来说,所有公司的最终目标都有三层:

 

  一)赚钱

 

  二)持续赚钱

 

  三)持续赚更多的钱

 

  而投资人的目标只有一个:

 

  投到符合这些条件的公司。

 

  很多人觉得只要能够提供用户需要的东西,就能赚钱。

 

  不,这是错的。

 

  氧气人人都需要,但极少有人能靠卖氧气赚钱。

 

  但有没有例外?有。

 

  当一个病人缺氧的时候、当一群人登山的时候等等,卖氧气是能赚钱的。

 

 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一点,一个公司如何才能赚钱?掌握稀缺资源。

 

  那「赚钱」和「持续赚钱」的区别又是什么?

 

  很多时候,外部环境的变化(尤其是科技的进步),直接决定了稀缺资源的变化。

 

  我们之前在 怎样的创业公司才能突破重围?这篇文章里就提到了,科技本身就是反稀缺性的。科技带来效率的提高,于是很多本来供给稀缺的东西,变得过剩,也就不值钱了。

 

  所以,技术的发展会带来两个问题:

 

  第一,以前的稀缺资源不值钱了,以前掌握稀缺资源的人无法再继续赚钱了。

 

  这就是我们总说的颠覆式创新的情况。由于颠覆式创新,传统的巨头会突然变得一文不值。

 

  但其实,还有第二种情况,是更隐蔽而致命的。这个情况决定了很多公司掌握了稀缺资源,却仍然不一定能持续的赚钱。

 

  技术颠覆带来的是结构性的变化与机遇,结构性的变化最主要的就是供给关系变化。老的稀缺资源可能一夜之间消失,而新的稀缺资源也会一夜之间出现。

 

  所以,技术颠覆的时候,容易出现一段时间的供给真空期。

 

  在这个期间,供给和需求仍然是在动态变化之中的,最先进入市场的供给者能够享受一段时间的红利期,但最终市场饱和以后,没有壁垒的人就会被慢慢淘汰。

 

  比如,微信生态刚兴起的时候,就出现了一大批靠侵权转载和翻译等崛起的微信号,他们填补的就是这个生态下的内容供给的强烈需求。

 

  这样的公司在一定时间内确实是能存活的不错,甚至赚到钱,因为他们在那段时期内确实能提供当时用户所需的稀缺资源。

 

  但是,最终当这个生态稳定以后,总会有一波洗牌,最终剩下的都是能够在新的供给关系下形成自己独特壁垒和优势的。

 

  所以,要持续赚钱,重要的是要有壁垒,能持久地掌握稀缺资源。

 

  对于很多创业者来说,其实做到了持续赚钱已经很不赖了。但对于投资人来说,还有第三点要求,那就是持续赚更多的钱。

 

  这就需要这家公司在有壁垒、有稀缺资源的前提下:

 

  1)可扩展

 

  2)可垄断

 

  可扩展是追求边际效应,可垄断则是追求溢价。(马路边随便某家报刊亭都能满足持续赚钱的要求,却不一定是值得投资的。)

 

  所以,讲清楚了:

 

  赚钱,是能为用户提供价值和稀缺资源。

 

  持续赚钱,是随着外部环境变化,公司始终能有自己的护城河和稀缺资源。

 

  持续赚更多的钱,是公司在某些领域能够实现垄断,或指数级发展。

 

  那么到底该怎么判断一个公司是否能做到这几点呢?

 

  有一个问题,是做投资必须要回答的,也是最难回答的。那就是:

 

  Why Now?为什么是现在?

 

  用户的需求可能被迁移、被激发、被重塑、被抑制等等,但就是不可能被创造。

 

  所以,如果你说你要做一个事情,是不立足于外部环境变化的,而是一个完全新的创造用户需求的事情,我完全不会相信。

 

  「为什么是现在」背后隐藏的含义就是,外部环境发生了什么变化,让这个事情在当下发生(不是过去,也不是将来)成为可能。

 

  (有时判断大趋势其实没那么难,真正难的是掌握好时机,不早也不晚,早了就是先烈、晚了就来不及。)

 

  所以,我想任何事情、任何公司、任何行业的时候,都会强迫自己首先想清楚这个问题:为什么是现在。

 

  知道了为什么是现在,就知道了什么变了,也就知道新的供给关系和稀缺资源是什么。

 

  这又带来了两个好处:

 

  1)这里的稀缺资源其实就是所谓的用户需求。所以很多时候揣摩不出来的用户需求,换个角度从外部环境的变化去推演,反而会更简单。

 

  2)有了对稀缺资源的推演,更有利于判断团队和创始人的能力是否适合做件事。

 

  我总说看事情要找对症结,这里的稀缺资源就是症结,那团队是否有对症下药的能力也就呼之欲出了。

 

  比如一个事情的稀缺资源是技术,那就去找技术最厉害的;如果一个事情的稀缺资源是渠道,那就去找渠道最厉害的。这有助于我们最终选择一个合适的团队来投资。

 

  讲到这里,继第一个问题 Why Now 之后,第二个问题也就出来了,作为创业者要想的是 Why Me,作为投资人则要想 Why You 之类的了。

 

  「为什么是我」这个问题背后的含义就是,哪怕外部环境变了,人们的需求被重新挖掘了,那为什么是你能够有这个能力去满足用户需求,去赚这个钱呢?

 

  哪怕你暂时有能力满足用户需求了,但是这是因为你自己独特的能力吗?你的这个能力有壁垒吗?你的这个能力是稀缺的吗?

 

  这里,我们可以再引入一个概念,我自己管它叫占位理论。

 

  我觉得,每一家公司,最终都要在某个位置上做到第一名。所谓的战略的价值,就是要么帮助公司在当前领域内通过各种方式做到第一,要么就是帮助公司转型,寻找一个新的领域做到第一。

 

  这里的第一有两种,第一种是真的第一,而第二种是唯一(有被收购的价值)。但本质其实都一样,就是有足够强的壁垒。

 

  所以,不管给我什么新的公司和行业,我都会通过不断地研究 Why Now 和 Why Me 这两个问题,去进行投资的分析与判断。

 

  这就是我自己总结的分析投资问题的方法论。

 

Alternate Text
之家微信

解读新闻热点、呈现敏感事件、

更多独家分析,尽在之家微信

(zczhijia)

评论0 条评论)